在台北的傍晚,街道上很萧瑟,偶尔会有一辆汽车驶过。每一户人家都紧闭大门,拉上窗帘,偶尔会有人好奇地透过窗帘的缝隙向外面张望。更多的时候,他们都被 禁锢在自己的世界。他们被社会压抑着,反过来也为社会的压抑添砖加瓦。街上传来几声枪响,路面上出现一具死尸,窗帘后面多了几双惊恐而冷漠的眼睛。没有人 围拢上去,他们甚至都不愿意凑数当个看客,只有一只野狗在尸体旁狂吠。《恐怖份子》以此开头……

2005年的墨西哥城,Tono是名普通的商贩,有一天在街头突然遭到逮捕,并被告知自己犯下了一起凶杀案,为此要坐上20年的牢。这情节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前不久的赵作海一案,于是便会惯性地抛出一句“体制问题”。比较失望的是电影中并没有很深刻地探讨这个体制出了什么问题,怎么会出问题,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等等。《推定有罪》只是比较忠实地纪录了一些现象,不过其实也已经很不容易了。片中最精华的算是一段法庭戏……

上周末看完Heath Ledge的遗作《帕那索斯博士的奇幻秀》后我颇为失望。后来却被告知说剧情上的不知所云实际是因为Heath的突然离世让导演Terry Gilliam不得不作出些生硬的改动,而在Heath去世以后,TG仍然请来Johnny Depp,Jude Law和Colin Farrell三位坚持拍完影片。这样看来,TG确实是个模子。TG导演的作品中有两部不可不提的科幻力作,1996年的《十二只猴子》和1985年的《妙想天开》……

导演Michael Haneke把我们带进了一战爆发前一年,德国北部的一个小村庄中,村子里发生了一系列神秘的暴力事件。按男爵夫人的说法,这个地方的空气中充满了怨恨,嫉妒,冷漠和残忍。Haneke在他的电影中经常会与我们讨论人类的罪恶或者说是暴力行为的根源,主题都较为沉重。而且如果Haneke之前的每部电影风格都和《趣味游戏》一样,那我觉得这个怪人可不会顾及自己的电影是不是太闷或者太暴力。所以……

电影时长3个小时,人物和场景却异常单调。实际上这片根本就没有什么场景,像话剧一样搬了些桌椅板凳,在地上画上些砖墙瓦房就糊弄过去了。片中的演员会搬出表演课上学来的那些模拟实景的技巧,节奏却相当稍缓,演员的表演也不像舞台上那么有戏剧性。米兰昆德拉,曾经在《小说的艺术》中提到过小说应该剔除所有杂质去表达的主题,而不是生搬硬套地加上一些勉强的桥段或背景来让作品看起来更“完整”……

Loading... function showitems (data) { var items = data.query.results.item; var tlist = 'Twitter'; for (var i = 0; i < items.length; i++) { tlist += ''; tlist += ''; tlist += items[i]['title'].replace("imapollo: ", ""); tlist += ''; tlist += ''; } document.getElementById("twitterwidget").innerHTML = tlist; } var userName = "imapollo"; var limit = 5; document.write('');
Attendre et Espérer by Apoll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