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棋的着法暗示了小说中大师卢仁的命运。卢仁的心智在事发后受损,他好像变成了一个水平不高的业余选手对垒“命运”这样的大师。他常常感觉自己隐约知道些什么,却看不透对手往下五步的所有变招;他竭尽全力想要摆脱命运的枷锁,却被对手防得滴水不漏;他苦思冥想出一个完美的防守体系,却没想到对方不按套路出牌,完全打乱了自己的阵脚。“命运”以局促而礼貌的步伐包围自己,他无力还击,才选择退出。至于……

影片的主角,P&P上流人士,Patrick Bateman正在欣赏同僚的名片。一群大男人总这样坐在一起不聊工作学习,不聊国家大事,不聊环境保护,神情凝重地探讨今晚去哪吃,或者新印的名片款式如何,甚至比Gossip Girl更过分。这是一个被称作雅皮士的群体,暂且不管这种角度有无偏颇。Patrick  Bateman是这个群体里的一个极端例子,他对奢侈生活的追求更甚,影片开头处一段介绍护肤品的桥段足以使不少女生汗颜……

这本《梦的解析》是一许久没见的小学同学提起的,她说自己挺喜欢这种心理上的东西。这样一来就勾起了我的兴趣,所以上次购书的时候也置办了一本回来。书的 目录如下:第一章、有关梦的科学文献;第二章、梦的解析方法:一个梦例的分析;第三章、梦是欲望的满足;第四章、梦的伪装;第五章、梦的材料及来源;第六 章、梦的工作;第七章、梦的过程的心理学。可以看到,第一章是对于过去梦的各种……

"I like to remember things my own way...How I remembered them. Not necessarily the way they happened..."这种情况几乎是不可避免的,只是在程度上有轻重缓急的区别而已。人总是会以他们喜欢的方式来记得过去的那些回忆,又或者是某种他 们并不喜欢的方式,总之那不会是真正的过往,存在于每个人心中的只不过是他们各自的版本,而这些版本之间的交集可能并不像你想像的那么多。《迷失公路》就是以这……

卡什马林带走的是斯穆罗夫的另一种形象。哪种形象,这有什么区别?因为我并不存在:存在的只不过是反映我的成千上万面镜子。我多认识一个人,像我的幻想数 也随之增加。他们在什么地方生活,它们就在什么地方增殖。只有我一个不存在。然而,斯穆罗夫会继续活很久。那哥儿俩,我的那两个学生,会长大变老,而我的这样那样的形象会像个顽强的寄生物一样活在他们心里。然后有一天,记得我的最后一个人将会死去……

Loading... function showitems (data) { var items = data.query.results.item; var tlist = 'Twitter'; for (var i = 0; i < items.length; i++) { tlist += ''; tlist += ''; tlist += items[i]['title'].replace("imapollo: ", ""); tlist += ''; tlist += ''; } document.getElementById("twitterwidget").innerHTML = tlist; } var userName = "imapollo"; var limit = 5; document.write('');
Attendre et Espérer by Apoll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