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下雨,鬼天气不招人待见,倒让首都晴空万里。十点没到,爸爸就催促我母子俩一起端坐在沙发上,观看三军将士和群众游行。事后,妈妈总结说今年的花车很漂亮,可惜不像以前年年都有,言语中流露出为我感到惋惜的情绪。我一边应和,一边翻看Twitter上频繁刷新的冷嘲热讽。吃过午饭,开始无所事事,手里捧着本专业书,却又不甘心大过节的单被ERP消磨干净。书上正写着:庄子曰:夫言非吹也,言者有言……

王小波的《万寿寺》写的很有趣,因为王二觉得自己写的故事总是在重新开始,他在书桌上找到了许多各种各样的开始,但是如你所知,如果真的只有开始,这个故 事是没法继续下去的。所以虽然王二总是会主动或被动地忘记过去,从新开始他的故事,但是他还是会慢慢找回过去的记忆。所以他的故事是循着曲折的路线往前走 的,我的也是。我不是说我会经常找辆车来让自己失忆,我是说我会设法寻找过去的足迹……

阿婆在大陆住了大半辈子,老了老了,跟着一起儿子举家搬到台湾。其实中国本来就很少会有这种举家的迁徙,一是因为路途不便,二是因为较为亲密的亲属和邻里 关系。关于迁徙,我一下就想到《三国演义》里经常被拿出来讲的,证明刘皇叔如何如何之仁义,带着一城的老小撤退的段子,不知道影片中的这段的背景和三国那 会儿有多少异同。影片前段,阿婆叫了辆三轮车把自己拉回家,然后向家人道歉,说自己不认得……

于是你突然掉进水中,四周的海水不顾情面地向你涌来。你先前站在水面上,望着幽深的海水,享受着偶尔溅起的几泼清凉的海水拍打在你的身上。而如今,你却掉 了进去,你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四周都是一样的海水。再深点,你已经不能凭着透进来的阳光分辨天上地下。海水本来拍打着你,现在却浸透了你。你是否还想慢 慢下沉,享受这一刻和海水的肌肤之亲?这是什么样的感觉?好像普通人擒着时间的线条往前行进……

98年的时候,我们五一班从宝昌路小学毕业,没过两年,这所学校就被改成了一所初中。我还能记得学校的样子,教学楼是一幢5层的房子,站在教室门外的走廊 上能看见底下的操场。操场是一溜的水泥地,在那场子上摔上一跤一定可以头破血流。教室的窗外是一排名宅,往下看去能见到一条小道通向我们小学后面的幼儿 园。教室外的走廊上挂着一些名人的头像,马恩列斯毛或者雷锋秋瑾之类的人物,教学楼的外墙覆盖着一层厚厚……

Loading... function showitems (data) { var items = data.query.results.item; var tlist = 'Twitter'; for (var i = 0; i < items.length; i++) { tlist += ''; tlist += ''; tlist += items[i]['title'].replace("imapollo: ", ""); tlist += ''; tlist += ''; } document.getElementById("twitterwidget").innerHTML = tlist; } var userName = "imapollo"; var limit = 5; document.write('');
Attendre et Espérer by Apoll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