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初中的时候妈妈像许多家长一样给我说叨大学的事情,其实她没上过大学,所以很可能也不清楚大学是怎么回事。上初中的时候我很听话,这作风就一直保持到现在,现在我都快把大学给读完了。我过去一直以为“很听话”是个褒义词,现在有点怀疑了。但就算怀疑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所以我成不了人瑞,至少现在不行。星期三妈妈的同事打电话过来问我关于她儿子高中分科的事,我和她儿子不算不熟,但没让……

周五的下午五点,Hong召集上海R&D全员做了他最后一次All Hands。过程中Hong几度哽咽,下面很安静。事后回想起来我都会觉得这些哽咽的时间要远大于Hong说着话的时间,而这些哽咽和安静才是这次All Hands的全部意义。Hong说自己其实一直这样,512地震那会儿他经常驾着车在上班路上听着收音机哭得稀里哗啦的,但是那些眼泪我都没见过。所以 All Hands上我也很激动,虽然和Hong没什么交情……

新春快乐!组里的实到人数自从水痘以来就一直受限,可谓多灾多难。加上这星期作为节前最后一个星期的特殊地位,项目组里的许多组员因 为过节都提前回家准备过年,项目的进度安排又需等到节后好好调整一下了。这个星期我主要完成了两项工作,一是.NET UI在Windows上的部署工作,二是新一套Scripts的Windows版本的编写和Merge。
先说说关于第一项的.NET UI在Windows上的部署。由于上次……

家在外地的同学都陆续回家过年,这让我第一次羡慕他们。下周我还要继续努力工作,然后在周末的时候可怜巴巴地请求领导让我小年夜回家和家人团聚。其实没这 么可怜巴巴,只不过如果请假了那将是我实习到现在的第一次,而我这种认真的工作态度一定能得到妖怪的首肯。年会上登台表演,起初有点紧张,后来就找回了感 觉。我和同学说自己是个有舞台经验的人,这也不完全是扯淡。发觉自己终于开始长智齿,而另一边……

周五留到七八点,留到肚子咕咕叫,整组的人在公司里Merge我们的Demo。Joe打开Leon新购置的音箱打算在办公室里娱乐一把,会议室里的 爱尔兰人推门出来告诉我们他正和客户打电话。下星期有Annual Evening,我要上台说相声。最近很累,得多注意睡眠质量,等着过春节。)当 Joe听说我在本机Windows上遇见的窘境时,终于给了我台服务器使。这时候我在Windows上的活也做的差不多了,在Windows……

Loading... function showitems (data) { var items = data.query.results.item; var tlist = 'Twitter'; for (var i = 0; i < items.length; i++) { tlist += ''; tlist += ''; tlist += items[i]['title'].replace("imapollo: ", ""); tlist += ''; tlist += ''; } document.getElementById("twitterwidget").innerHTML = tlist; } var userName = "imapollo"; var limit = 5; document.write('');
Attendre et Espérer by Apoll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