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末看完Heath Ledge的遗作《帕那索斯博士的奇幻秀》后我颇为失望。后来却被告知说剧情上的不知所云实际是因为Heath的突然离世让导演Terry Gilliam不得不作出些生硬的改动,而在Heath去世以后,TG仍然请来Johnny Depp,Jude Law和Colin Farrell三位坚持拍完影片。这样看来,TG确实是个模子。TG导演的作品中有两部不可不提的科幻力作,1996年的《十二只猴子》和1985年的《妙想天开》……

《银翼杀手》在上映之初并没有得到观众很好的反馈,因为那不是观众想象中的那种快节奏的动作影片,却在日后被封为经典的邪典电影。巧合的是,可称的上是科幻电影史上数一数二的《2001太空漫游》和这部《银翼杀手》都拥有黑暗的基调,缓慢的节奏,和宏大的哲学命题。《银翼杀手》的原著是Philip K. Dick的《机器人会不会梦见电子羊?》,几个月前科学松鼠会还做过一个专题。科幻电影中的未来世界……

那一天,特工Wikus从昏厥中清醒过来,发现自己的左手在绷带的保护下变成了外星人的模样。他并不能故作镇定,努力说服自己,安静地躺在床上,四十五度角去仰望房顶,毕竟这个样子看起来比起“巨大的甲虫”来说更可怕了些。实际上医护人员并没有给他片刻的安宁,他被打上镇定剂,任由几个壮汉把自己尚未完全变形的身体装进麻袋。麻袋里虽然缺少氧气,但并不影响他进行思考。在第一秒本能的害怕……

《心慌方》的CG也因为年代原因比较落后,科幻程度也不够硬,虽然数学系小姑娘算起来一套一套的,豆瓣上还有人分析了一下,可咱不学高数好多年。但我还是有几点弄不明白的,可以说明此片不够硬的地方。一是关于房间的坐标,这点数学系的小姑娘很早就发现了,并就此来推断自己的位置并努力向外壳移动。但是如果如后面所说整个立方体中26^3的房间都是移动的话,那么那些立方体的当前坐标就成了……

看完《傀儡人生》,我并没有像想象中的那样开始神神叨叨,睡不着觉,一来我没有被自己强迫说过什么话,没被自己强迫做过什么事(这话听起来挺怪,你看过 《傀儡人生》就知道了),二来从我的眼睛看出去的世界也没电影中演的那么小。或者进入我的身体的人都没有控制力,15分钟后被摔到曹安公路4800号的郊 区,然后乘车回家,顺便还能遇上土匪强盗。其实是自己早就过了神神叨叨的年纪,而且又正好还没进入另一个……

Loading... function showitems (data) { var items = data.query.results.item; var tlist = 'Twitter'; for (var i = 0; i < items.length; i++) { tlist += ''; tlist += ''; tlist += items[i]['title'].replace("imapollo: ", ""); tlist += ''; tlist += ''; } document.getElementById("twitterwidget").innerHTML = tlist; } var userName = "imapollo"; var limit = 5; document.write('');
Attendre et Espérer by Apoll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