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那惨遭杀害的连雀的阴影
凶手是窗玻璃那片虚假的碧空;

《微暗的火》的长诗部分华丽地开始,第一行的最后两个字——阴影(Shade),就是小说的其中一位主人公,谢德。连雀撞上窗玻璃,倒在地上。这是否暗示着谢德之后的命运,那倒也无所谓了。谢德(Shade)是太阳直射下来照出的阴影,而金波特只是躲在阴影中的一个实体。他说如果没有谢德,自己也能依靠太阳的光芒印出一片阴影。只是可惜,他只会躲在谢德的阴影中。小说中是这么来解释“微暗的火”的。

“太阳虽然可能是个吸取大海水份的窃贼,却还个大地以果实,是生命力的源泉,而月亮则是个彻头彻尾的窃贼,寄生虫,一种反复无常而欺骗的源泉,它那微暗的火只是反射之光而并非真正的光芒。”译后记中说道,纳博科夫借此在书中暗喻诗人谢德是个太阳似的人物,从现实中汲取经验,把它变成真实的艺术以丰富人生,而疯狂的金波特却只是个月亮似的人物,虚幻地对待现实,徒劳无益地望向从谢德的诗中汲取光芒。由此,《微暗的火》的主题可见一斑。

《微暗的火》远非听上去那样,事实上,从文体上来看,它甚至都算不上是一部真正的小说。《微暗的火》由前言,长诗,注释,索引四部分组成,而前沿,注释和索引页并非是传统意义上的辅助品,而是作品本身不可或缺的一个部分。长诗部分是老纳虚构的诗人谢德所作,也就是前面提到的太阳式的人物。除了前面华丽的开头,这一部分基本上就是一部冗长的叙事诗(可能是翻译的关系,我从来也欣赏不了这种诗体)。其他的三部分由虚构的金波特所写,也就是前面提到的月亮式的人物。金波特寄希望于诗人谢德,希望对方帮自己完成心愿,创作一部有关赞巴拉的华丽史诗。诗成之后,金波特便开始了他的注释工作。

金波特从长诗中汲取养分,寻找一切机会和诗人套近乎,在注释中竭尽所能,加入有关两人的友谊和赞巴拉国王。直到最后,读者才慢慢了解,注释中所提到的一切只是金波特的妄想。诗人的著作只是叙述一些他对爱情、事业、人生、家庭的感悟,而不是有关赞巴拉或是它伟大的国王的历史。赞巴拉国王的逃亡以及杀手的追踪也只是金波特一厢情愿的解释,事实的真相可以让金波特异常难堪。纳博科夫利用这种史无前例的文体嘲笑了金波特的灵魂附体,其实他只是个同性恋加素食主义者,和赞巴拉或者国王,没有半点关系。

读完《洛丽塔》以后,你想说纳博科夫只是个畅销书作家吗?那就来读读《微暗的火》试试吧。

微暗的火

作者: (美)纳博科夫
译者: 梅绍武
ISBN: 9787532742783
页数: 367
定价: 26.0
出版社: 上海译文出版社
装帧: 平装
出版年: 2008-1-1

简介
我亲眼目睹一种罕见的生理现象:约翰·谢德边了解边改造这个世界,接收,拆散,就在这储存的过程中重新把它的成分组织起来,以便在某一天产生一桩组合的奇迹,一次形象和音乐的融合,一行诗。我在少年时代也体验过这种激动人心的感觉。有一次我在舅父的城堡里,隔着一张茶桌望着那个魔术师,他刚变完一套绝妙的戏法儿,那当儿正在吃一盘香草冰淇淋。我凝视着他那扑了粉的脸蛋儿,凝视着他别在纽扣眼儿里的那朵神奇的花,它方才变换过各种不同的颜色,如今固定为一朵石竹花。我还特别凝视着那些不可思议的、流体一般的手指,如果他愿意的话,那些手指就能捻弄那把小匙儿,把它化为一道阳光,或者把那个小碟往空中一扔,顿时变成一只鸽子。说真的,谢德的诗就是那种突然一挥而就的魔术:我这位头发花白的朋友,可爱的老魔术师,把一叠索引卡片放进他的帽子——倏地一下就抖出一首诗来。
文学,真正的文学,并不能像某种也许对心脏或头脑——灵魂之胃有益的药剂那样让人一口囫囵吞下。文学应该给拿来掰碎成一小块一小块 ——然后你才会在手掌间闻到它那可爱的味道,把它放在嘴里津津有味地细细咀嚼;——于是,也只有在这时,它那稀有的香味才会让你真正有价值地品尝到,它那碎片也就会在你的头脑中重新组合起来,显露出一个统一体,而你对那种美也已经付出不少自己的精力。

分享到:

    评论

  • 我越来越喜欢我的新模版了,所以暂且先不麻烦你了。哈哈。

    玩得开心。
    回复佐植说:
    呵呵,好的。
    2008-10-10 22:25:59
  • 啊啊……又是这个版本的书……不错……哈哈……暗爽一下……
    回复nicole_do说:
    好,我就等它下一批的了。
    2008-10-07 21:12:10
  • 哇呜,你这里很好看~~
    回复蚊子说:
    谢谢~~
    2008-10-07 21:0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