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一位高中同学与我谈理想,言说一旦存够了本钱就安顿好父母,然后到云南去闲适一把,她说那时候真是不想被现实拉回来呀。记得那次TM从云南回来也是 这种状态,把我拉到本部燥热的寝室观摩他从那里带回来的照片,说要是能在当地做个邮递员就好了。Dick在非洲打拼了一整年后回沪,晒得不黑,看起来也壮 实了不少。Dick开玩笑说去非洲也是为了存够老婆本,然后再回来开支散业。同学们以为在非洲工作……

头天晚上把闹钟调到6点40,第二天赖五分钟床再起。那五分钟会让人觉得很舒服,以为回到了大学宿舍以找各种理由旷课的被窝,虽然那里远没有家里的暖和。花二十分钟吃格式固定的早餐,和父母道别,然后出门。翻一座桥走两站路到地铁站,不一定搭上哪一班的地铁。偶尔,我会觉得自己还很年轻,但马上就会被拉回现实。我正变形成一位大叔,而变形的过程是奇妙而又回味无穷的。年轻人和大叔们常会互相嫉妒……

星期一下雨,鬼天气不招人待见,倒让首都晴空万里。十点没到,爸爸就催促我母子俩一起端坐在沙发上,观看三军将士和群众游行。事后,妈妈总结说今年的花车很漂亮,可惜不像以前年年都有,言语中流露出为我感到惋惜的情绪。我一边应和,一边翻看Twitter上频繁刷新的冷嘲热讽。吃过午饭,开始无所事事,手里捧着本专业书,却又不甘心大过节的单被ERP消磨干净。书上正写着:庄子曰:夫言非吹也,言者有言……

这是一支捷克摇滚乐队的呐喊,捷克人民曾经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但我们不知道,因为那时候我们以为台湾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老年人的记忆叫作野史,那东西我们看得很少;年轻人的思想叫自由意志,那东西我们想多了又很容易出事。《魔鬼代言人》的结局是这样的:Keanu Reeves对着撒旦说“Free Will”,然后朝自己叩响了扳机,撒旦害怕了。美国理论生物学家Stuart Kauffman称量子物理能解释自由意志……

我毕业刚满一个星期,接下来我没有书读,没有假放,离我最近的一个是国庆长假,我也再不用被学校拉去参加爱国主义教育。上周末整理书橱,把一堆高中教辅书清理出来,我奇怪自己竟把那堆惹人厌的教辅当宝贝一样藏了四年。我把本来位于书橱最下层的大学专业教材摆到书桌旁触手可及的位置,他们能督促我不断学习。我一年以前就被打发回家,走的那天老鼠和天明帮我把行李搬到北安跨线的车站,我还高兴自己……

Loading... function showitems (data) { var items = data.query.results.item; var tlist = 'Twitter'; for (var i = 0; i < items.length; i++) { tlist += ''; tlist += ''; tlist += items[i]['title'].replace("imapollo: ", ""); tlist += ''; tlist += ''; } document.getElementById("twitterwidget").innerHTML = tlist; } var userName = "imapollo"; var limit = 5; document.write('');
Attendre et Espérer by Apollo